南崁 南崁

Number of View: 2279

林清隆弟兄

大概三年年前某一天,家裡電話鈴聲響起,來電是教會主日學校長林長老娘,她說希望我到大安教會去禮拜,我想將近有一年沒上教堂(雖然以前常常去),離開上帝越來越遠,總感到一絲絲歉意。

禮拜天到了,我也去了,教堂是租來的,我先對牧師自我介紹,說我是修理飛機的,牧師馬上說他也是,我感到很奇怪,牧師年紀應該比我大,我認為我自己六十多歲應該事最老資格的,想不到今天卻有人比我老。很好奇、很好奇。牧師說二次世界大戰時,他就在日本製造飛機,真的是我的同行沒錯。

飛機對我們而言,都已經脫離了。現在我們都是尋求上帝的人,當然我不能跟牧師相比。但現在開始,我再也不能脫離上帝才對。這樣一晃又過了三年了,我維持每個禮拜都上教堂,聽牧師講道,還好牧師講得頭頭是道,向他邀請其他來南崁講道的年長牧師,都是很會講道的,我戲稱他們都是同一黨的人。image

牧師、牧師娘一個像似嚴肅的鄉紳男人,一個和藹可親的女人,夫婦合成平易近人,就像夫唱婦隨一般,一個是郎才,一個是女貌。為了信靠耶穌,每個禮拜都相見,令人感覺相當舒服。這兩位自稱微小謙卑,從巴西回到自己(牧師娘)的家鄉南崁。啊!南崁,原偏僻的地方,蓬勃發展(因鄰近桃園國際機場之故),應不只南崁教會一間教會可以容納下去。因此,想開及建立一間大安教會。不是謙卑微小,而是一項偉大的上帝工程。想一想,你看看聖經,保羅不是如此做嗎?台北、巴西、紐約、南非約堡、南崁等都有大間教堂,都一次完成。阿們 哈利路亞!

有一次牧師對我說,何不來參加唱詩班,服事是很好的,不是嗎?我想很有興趣,(像修飛機一樣)就參加了。牧師指揮,偶而唱一下,哈哈,就像剛去台南,修飛機那時刻(記憶過去),聽古典黑膠唱片,那歌聲就像歌劇,不,不是,很像馬里奧蘭沙(50、60年代歌王),好不驚訝!好不喜歡!喜悅滲入心頭。

這五年間,跟牧師長執,聽音樂,參加傑出校友(台灣灣神學院)。巴西代表(回到南崁大安教會)、陳隆志(20世紀參加聯合國)、台大的蔡醫生、角板山的靈修會、簡健堂博士(NASA)、吳博士、鄔長老(新屋開化工廠、馬拉威)、楊醫生(敏盛)、蔡醫生(沖繩)及巴西、紐約、南非,一次回國的長執兄姐,像大家庭一般,吃著愛餐,聊起近況,豈不快哉。後來蔡醫生(中山路),楊長老,蕭長老亦是如此。林長老(歌聲),已故的蔡長老及他的另一半曹長老等等。

還是唱詩班最令人心神往之。如到台中的那次,我們從遊覽車下來,不知是等什麼,到外面坐在長條椅,我跟牧師說,我們的選曲,真的非常非常的棒。幾乎牧師教唱的曲子,都是我最喜愛的。舉個例子,像”一世人跟著祂”,在新生教會演唱時,都得到別人的稱讚。在自己教會練唱時牧師亦一再重覆教唱。

記得,剛來時簡博士,告訴我他家發生的事,造成他每一年的母親節時,年長的有母親慶祝,年幼的卻無的情況,令人相當動容。也有許多的見證令人回想起都是溫暖在心頭。牧師的家庭美滿,讓人羨慕,我常想人生如此,夫復何求。牧師是要上帝有上帝,要財富、救人亦是如此。想想他家有多位的牧師和醫生。這把年紀的牧師,還未退休,照樣打著網球,鍛鍊身體,以作為上帝使用的器具為榮。不是謙虛、平凡、而是偉大,是我們模仿的對象。哈利路亞!站在第一線耕耘,蓋教堂,由台北、巴西、紐約、南非約堡、到南崁,一次一次的偉大工程,依次完成。牧師你怎麼如此厲害。牧師總笑笑,我也沒有非常努力,但卻全歸給上帝的幫忙,有上帝的幫忙,讓人不用煩心,簡單得很,好像不費吹揮之力。

南崁是個有福氣的地方,上帝讓牧師娘生長在這裡,也讓她的丈夫吳天寶牧師回到故居開拓教會,傳揚福音,上帝的不離不棄,憐憫我們南崁這地方的人,我們更應該知福、惜福。

千人教會,非檜木,

主在賜福,恩在中,

活水牧師,講道讚,

支持在主,萬萬能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